谈南宋皇帝—宋高宗赵构

谈南宋皇帝—宋高宗赵构
明泉
南宋宋高宗赵构,历史上对他的评价不高,这个皇帝确实似乎没有什么可讲出的功绩。他唯一可圈点的是在开封—大宋(史称北宋)首都被金国攻破,父兄皇后皇族多人作为囚徒被押送北上时,他能即位应天府,保留了南宋王朝的半壁江山,并且在早期启用一些抗战派将领。他的昏庸可是太多,一个重用秦桧,杀害岳飞就被唾骂了千古;他对金国称臣,偏安一方,不思收回故土,不顾父兄皇帝,任由他们惨死金国。
 
也有史学家评论赵构其实是顺应时代的高手,当时战则南宋可能亡国,所以求和,赵构杀害岳飞也是君臣猜疑的结果等等。如果看历史的记载和分析,我们是可以发现,在宋高宗赵构身上,其实体现了封建社会君主的很多共性和人性的矛盾,这些矛盾的交织呈现,贯穿了高宗的一生。
 
首先,在北宋王朝被金国攻破首都,皇族都被抓捕做为囚徒发送金国首都的时候,在那样的环境下,赵构能临危不乱,即位南京,担当大任,按今天的话说,也绝对称得上“临危受命”了,他如果不即位,在很容易占山为王的时代,国家很可能出现各自为政混乱的局面,金国攻破长江似乎也是可能。好在当时宋朝在南方的国运还好,而且最主要的是,从宋太祖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开始,就改变了唐王朝的节度使控制地方军权的格局,宋朝的重文轻武,重经济轻军事的战略一方面防止了地方割据的产生,但另外一方面,也确实造成了国家军事将领缺乏,军队虚弱的现象。不论是大臣共推,还是自身王朝家族考虑,高宗赵构的称帝,都保证这个帝国的一统,更重要的是,他即位后,马上安排军事抵御,至少要保证长江以南不失,从这点看,他就不是完全的怕事的昏庸皇族之辈。
 
古代君主要想与外作战,必须授权大将和元帅统兵,于是皇帝和拥有重兵的武将之间的矛盾就产生了,这个矛盾在皇权方式的制度中,就从没有消亡过。太多的历史,有君主因猜忌杀掉了功勋卓著的大将,但是也有太多的大将,位高权重,从而废君,要求禅让,最后又杀死禅让的皇帝。所以使得双方都小心翼翼,洞察形势。高宗和岳飞显然也难逃这一宿命。

实际上,在前期,赵构要保全宋王朝已有土地,争取“御敌于国门之外”甚至以攻为守,审时度势保全领土,这点岳飞的确和高宗赵构是想法一致的。但是随着形势的发展,高宗赵构和岳飞的目的开始不同,高宗皇帝更想保全已有领土,安守现状。但是如果说他仅仅是偏安一方,显然有失偏颇,实际上,宋朝皇室的传统祖训,就是要限制地方武将权力,不重蹈唐王朝末期的覆辙。而唐末皇室被节度使挟持的悲惨命运—唐昭宗的颠沛流离,唐哀帝的悲惨结局,对高宗是不可能不思而生畏的。高宗是皇帝,是要统管全局的政治家,不是喝了斗酒,热血沸腾,不管不顾就高喊要收复故土的热血沸腾的猛士;也不是孤傲高洁,清高自赏,叹息“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的文人秀才; 而且看当时的政治军事经济形势,姑且不说半壁江山的南宋是否有能力彻底击败北方的女真和西北的西夏,就算真能能攻城略地,收复故土,岳飞统领的岳家军是唯一强大的可达到此目的的军事力量,而国内显然缺乏可制衡岳家军的军事力量;而那个要”壮士饥餐胡虏肉,英雄渴饮匈奴血”, 看起来已经显示出凌云之志,“其志不在小” 的岳飞,谁能保证他在击败金军后,不掉转庞大军团对准自己和王室呢?从后来历史文献看,这点应该也是高宗当时所考虑的重大问题。
 
在进行了政治考虑和全面衡量后,岳飞成了一个牺牲品,高宗达到了对武将杀鸡儆猴,与其说是对抗战派给了警告,还不如说是对握有兵权的大将的警告,宋朝依然是政归天子,高度集权,重文轻武,而不是因为战时就可以改变规则。可以发现,后期南宋的稳固江山,与高宗这个政策还是有关的,当然,这也成了后来南宋最终对忽必烈的蒙古军团作战,完全没有军事战斗力的重要原因。
 
历史上,高宗最终未能接回父亲宋徽宗和兄长宋钦宗,如果仅仅通过谈判,而不是彻底击败金国,这个其实也是不可能实现的;就算可能实现,从皇帝的角度,高宗确实也是不可能想接回的。在王权时代,在皇室,为了皇位,可以兄弟相杀,父子反目,叔侄内战。而那种环境下,接回两个太上皇,站在皇帝位置和高宗时代的思想的限制,他是不可能这样做的。历史上记载,他努力做的,就全力谈判,最后把自己的生母最终接回临安。这也符合古代皇帝家庭,因为皇位和皇帝妃子的众多以及错综复杂的宫廷矛盾,例如,大臣们依附可能的皇位继承人拉帮结派的宫廷内斗,使得各个皇子对父亲和其他兄弟的冷漠,形成对自己生母的更亲密的惯例。高宗觉得不接父兄,是政治考虑,有必然性,而接生母回来,是属于大孝的原则问题了。
 
内对宦官和大臣,高宗因为乱世即位,也是十分怕大权旁落的,他既要外对大将,也要内对权臣,因为混乱中即位的皇帝,是被拥戴的,很容易成为外面大将诸侯的傀儡,也可能成为"家奴”太监或者权重大臣的傀儡。高宗这点是十分提防的,他和秦桧结盟,杀掉了要“一意孤行"打到黄龙府的岳飞,之后,他就开始和秦桧进行了生死较量,当秦桧被高宗利用杀掉岳飞后,已经人心尽失,但是在朝廷中,由于历史的延续,秦桧还是把握重权。高宗对他的提防,到了“靴中藏刀”的境地。在这场君臣与时间赛跑的生死消耗战中,以大臣秦桧在忧郁中病死,高宗皇帝长出一口气而告终。
 
不论如何分析,南宋高宗在历史上,绝对不是什么明君,但从他的政治韬略来说,从他和王朝的角度,他又严格按照古代君主的思维在处理事情,他的核心是保住他的半壁江山,保住赵宋王朝的延续,从这点说,他做到了他的努力。客观上,也保证了长江以南上百年的经济发展和繁荣。但是,不论如何,他利用秦桧杀害贤良岳飞的事实,连同他自我苟安的历史,都让他无可辩驳的进入了昏君的行列。
 
品格,而不是成就,最终评判一个人的成败昏贤。这一点在高宗身上尤为突出,对高宗的评价的确体现了民众的最终的智慧,和不可忽视的存于民众心中的强大的的道德审判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