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体之殊

个体之殊
 
明泉
 
有句古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读历史,你会发现并非如此。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很多开国皇帝和有所成就的人,死前,往往最欣慰的就是后代超越自己,最担心和遗憾的往往就是子不如己,后代乏人。
 
从这个意义上说,李克用死前是可以不留遗憾了,他南征北战,和朱温的梁国征战一生,正在剧目上演到高潮时,却忽然病重。历史上说,“李克用临终时交给儿子李存勖三支箭:‘一支箭先讨伐刘仁恭,你如果不先攻占幽州,那么河南地区也难夺取。一支箭北击契丹,当初阿保机和我盟誓结为兄弟,相约兴复唐朝社稷,后来他却背信弃义,你一定要讨伐他。最后一支箭去灭朱温,你如能完成我这三项未实现的心愿,我死而无憾了。’李存勖将三支箭藏在李克用的太庙中,到讨伐刘仁恭时,便请出一支,放在锦囊中,命亲将背着追随自己左右,凯旋之日,随同战俘一同献于李克用太庙,后来伐契丹灭后梁都是如此。” 李克用显然是相信其子是可超越自己的。在接班人这点,他的老对手朱温也是羡慕不已,虽然看着老敌人李克用死于自己之前,但是看看自己那些儿子们,和对方文韬武略的儿子们,朱温也不觉长吁短叹,想必当时他也知道,面对这场长期的子二代孙三代的消耗战中,自己是战不过对手的。
朱元璋的太子长子在没有即位就去世了,他的长孙似乎有些文弱,虽然立为接班人,也让这开国皇帝放心不下。他一次出对联说,风吹马尾千条线,他孙子建文帝朱允文对的是: 雨打羊毛一片毡,和后来的成祖(朱元璋的三子)朱棣对的是:日照龙鳞万点金,气势确实是差多了。这似乎也表现出了两者的性格差异。这性格的差异似乎也导致了后来这对叔侄帝位之内战中成祖的获胜。
 
如果说皇帝家族几代之后能力不行,是因为不经风雨,经历和环境造成,所以不如先祖似乎是可以理解的,例如,几代后的忽必烈家族的没落。但是,有些就算真的一起和父辈经历过,受过父亲苦心良好教育,也因为性格之大不同而远不如父,羸弱不堪。从这个意义上说,三国时代的孙坚死前是心满意足的,他的长子孙策,次子孙权都是文武双全,英武神勇的。在这点上,相比之下,曹操是逊色了点,他百万大军征讨东吴,看着拒不投降,威武豪迈, 毫无怯色,布阵有序,统率有方的青年孙权,回头看看自己文弱温柔的儿子们,也慨叹出了“生子当如孙仲谋”之语。而刘备先生虽然也为三国鼎立中一英雄,聚拢了一些天下豪杰,但是在接班人上,似乎他是最遗憾了,因为刘禅实在是最弱了。这可能也决定了三国中刘备死后,刘备家族王国的最早灭亡。
 
这样两代之内已经明显“子不如父”的例子举不胜举,从秦始皇到秦二世,从三国的大将曹真到曹爽,魏武帝曹操到魏文帝曹丕,从北齐皇帝的高欢到高洋,从唐太宗李世民到唐高宗李治,有太多的例子。
 
这也难怪孙权在周瑜英年早逝后,用心良苦的努力培养周瑜几个儿子,希望再造一个周郎都失败后,慨叹道,“我多希望还有一个周郎啊,可他的儿子们为什么都如此的不成器啊”!  在那天下未定的用人之际,这种对人性的慨叹还是有几分可信的。
 
科学无论如何发展,一个问题似乎曾经没有,将来也未必能解决,那就是,不能保证优秀的基因能一直能遗传下去,生物的遗传绝对不是复制和递增的关系,人类更是无法按自己的想法复制出同样能力的人。
 
从某种意义上说,个体之殊,人本身具有的独特的特点,比如,人的很多天赋、志向和性格,似乎是无法用后天的教育来提升和塑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