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泉随笔 期盼

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总是喜欢躺在大地上看天空,远处天地相接,很想到天地相连的尽头去看看。从此,我知道一种感觉,叫期盼。

中学时代,期盼早点上大学,那时老师告诉我们,上了大学,一切都好了,那时信息还不发达,还没有互联网,于是,老师的话,圣贤书,家长的教导,都是我的法则,明灯和方向, 加上少年的幻想,期盼就是这一切构成的合集。

期盼,大学毕业,期盼,硕士毕业,期盼,工作之后,期盼,出国之后,期盼,再求学之后,期盼,。。。

体验的生活总是和最初的期盼天壤之别,这恰恰可以把期盼比作天空,把实际比作遥远延伸的大地,我们看到的,是天空与大地的遥远地方的相接,我们就如傻孩子,期盼的向远方走去,寻找天地相接的地方,但是,我们始终找不到那相接点,因为星空和地面是永远的不搭界;而我们,也从一个期盼走向另一个期盼。

有人说:“童年如梦,少年如画,青年如诗歌,中年如小说,壮年如散文,老年如哲学”。而贯穿其中的,无疑是期盼。期盼,让青年如孩子一样的嬉戏,让中年人忽然如青年一样神采飞扬,让老年的眼神忽然流露出孩子般羞怯。

期盼,带给人痛苦,带给人体验,带给人辛酸,也带给人无尽的遗憾,我描述不清,但我知道,那是一种无以言传,贯穿于人全部一生的感觉。

只要我活着,我就会期盼下去,就如一个孩子,总是试图抓住那肥皂泡,带他飘到他梦幻的童话王国;然后让理想在现实面前跌得粉碎,再重新建立一个期盼,形成理想,继续那理想的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