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泉随笔 爱国随想(一)


爱什么都不要爱到极端,爱到变态,爱到娇柔.爱到如演戏,这个时候,不是有问题就是有阴谋.

爱就要爱得深沉,如同实业家.

爱国也一样.

秦桧爱国么?洪成筹爱国么?李鸿章爱国么?蒋介石爱国么?

我少年时代,也认为他们不爱,或者从来没有爱过.

但是人都是要成长的,大脑是要发育的,信息是要获得的,思考是不会停止的.

很多事情,如同大自然的色彩,不是只有黑白两种颜色那么简单.

每当我看到愤怒的青年,我就叹息.

如果世界到处都是愤怒的青年,我觉得任何人都无法控制.

如果真是那样,我就搬家到火星.

赌咒发誓喊声最高的人,往往遇到艰难跑得最快.

历史已经证明过多次.

科学和民主是没有关系的.

科学的东西很多不民主.民主的东西也有很多不科学.

有爱国传统的国家,人人都喜欢把自己伪装成爱国者.

所以在这样的国家中,伪装的最像的人往往不是最爱国的人.

中国古代讲中庸之道. 世界本来也是复杂的,是需要平衡的.

但是在爱国的问题上,似乎是越左越极端越没有问题.

如果真是那样,世界一切问题都好解决了.

因为向一个极端去就是正确的,那多容易,估计3岁婴儿都永远正确.

古代人讲,行万里路,破万卷书,目的是让人开阔,开朗,达观.

换句话说,古人就是怕出现太多的不理智的偏激的愤青.

青年时代爱国的汪精卫刺杀清摄政王未成而被捕,

与之长谈后,才慨叹原来摄政王不是他想象的猥琐保守,而是通读古今,远见过人。

而且在今天看起来,汪精卫的行为似乎可以称为恐怖主义。

爱,你就微笑,就表现出你的风度,你就贡献给她最美的一面,

爱,你就不要指责,不要诽谤,就要拿出你的胸怀。

爱,你就不要走极端。

爱国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