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泉随笔 杂谈



经常看有些刚毕业的年轻记者或拍马屁的老油条记者写的文章,比如“乞丐大部分是伪装的,还城市一个蓝天”。
我看这样的记者真该去好好读读书,修养一下人品。

培根说:“愤怒的情感绝对不能体现社会的公义”。但至少要保持住最后讲话的良心。

 

任何人都不要拽,无论此刻你身居何位,任何能力,如何风光。

唐朝末年起义的头领朱温投降唐朝, 被招安后,把老妈从农村接来,说,“我爹朱老五享受过这样的富贵么?”,老妈回答,“他没享受过,但比你受人尊重。” 。 朱温良久无言。
拽的人是最肤浅,最无聊,最弱智,最愚蠢的人,是人类的渣滓。


有些富贵者和官员,因为经济社会地位上升,于是觉得自己和乞丐的距离已经很远了;
不仅不远,有些似乎和死囚距离倒是更近。

中国有句古话“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还有一句民间之语:“太阳不会永远照到一家门上”。
连法国皇帝,军事统帅拿破仑都说,“从伟大到可笑相差只有一步”。
就如我们现在看沙俄时代的还满拽的可怜的小公务员,是多么可笑?

人不论多富贵,保持清醒的头脑是重要的。

拿破仑战争凯旋后,贵族们热烈迎接欢呼;他低声和一个将军说,“当我们凯旋时,他们热烈欢呼,当我们被推上断头台时,他们也一样的欢呼”。

听1993年2月17日克林顿的国会中的经济政策的讲话,感觉确实有很多是实际的经济政策和关系教育,医疗的实际解决方案。
我才知道,原来官员讲话也是可以有实际内容的,不仅仅是粉饰,夸张和假大空的。
而且我发现这讲话多次被掌声打断,但感觉很自然;于是,我也才知道,原来鼓掌不是故意的,准备好的,分段分块分节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