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泉随笔 政治与女人


一个大政治家曾说:“任何人,如果轻视女人在政治中会起巨大作用, 他或她就不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事实上,在政治中,确实无法忽视女人的力量。

首先说明,我们下文谈的女人,不完全同于上文之言中的含义,我们下文谈的女人,不是英武豪迈的巾帼英雄,不是政治上建功立业的女人,不是那种温柔通达的背后贤妻,而是某种所谓的官场上的“红颜”或“受害者”。

历史上有“英雄难过美人关”的说法,那时的英雄显然很多是男性政治军事人物,当然到了现代,也有工商业和其他行业的人物。


治,是最高的建筑,因此,在政治上又是一定阶层和地位的人,是很显赫的,这个时候自然少不了有某种女人走进他的生活;当然,如果他是独身,只是找个妻子,是没
有任何问题的。但大部分情况不是这样,家有糟糠之妻也好,有贤良之妻也好,总之,是有妻的,曾和他患难与共,哭天喊地也好的走到了他辉煌的时期。等“英
雄”官升位重,又结识了新的美女,问题就出来了,于是乎,他的本来就不高的修养和人性开始和他的功名利禄心或事业搏斗,结果往往很不幸,这“英雄”经常难
过“美人”关,而且更可怜和让人叹息的是,连不美的也没过。

当年“英雄”在仕途最辉煌的时候,如何和“红颜”卿卿我我,海誓山盟不得而
知。但我们知道,当最后的结果是:
最严重的,是用炸药轰击摆脱不了的情人,身死名灭,为天下人笑;次之的,是情人大闹,“英雄”灰溜溜下台,仕途无望,身败名裂;再次之,是黯然退场,小范围略有微词。总之,女人
受到了感情伤害,往往颇被同情,官员被千夫所指,少有晚节。

这么看起来,那些想在政治上或仕途上发展的人,似乎更该记得一条定律,那就
是,婚姻外的女人和政治辉煌是不能全得到的,想同时政治上建树,又想同时红颜簇拥,似乎不太可能。如果真想,不要去从事政治事业,可以远古去学杜牧,柳咏风流倜傥,近学某些商人和娱乐人物,这样,即使风流随性,被美女前呼后拥,也被社会接受,熟视无睹,看为平常了。

人类发展到今天,对女性的尊重已经成为一个社会的文明的重要标准。这已经不是古代,不是妇女地位无比低下,大男子主义一手遮天的时代,不是靠事业就可以“一俊遮百丑”的时代;所以既然想在政治上如日中天,就不要制造丑闻,不然,小则民众流传,在上面讲话,人于下面窃窃私语,而汗流浃背;中则妻离子散,官场失意;大则东窗事发,锒铛入狱,甚至小命不保,何必呢?

退一步讲,既然选择了一个政治事业,这样一个辉煌的对人类影响很大的事业,就要如同酷爱艺术的画家、视音乐为生命的音乐家、志行万里路的旅行者,要征服高峰的探险家,就要对自己的事业投入和专注,就不要头脑糊涂,不知目的,如同一个大糊涂虫。 人就一辈子,而且很多人当初出身寒门,无数艰难走到了一个位置,更该珍惜,做点事业,就算为实现自己当初为民服务的理想也好,为自己的个人爱好,抱负和理想也好,都该在官一任,造福一方,即使不留名青史,至少可以保晚节,享天伦,在江东父老,儿女面前无惭色。

这个世界有些事情还是很公平的,人类越向前发展,就越是如此;所以,那种想“人前做人光彩,背后做鬼风流”的两面嘴脸和双重人格的人还是停止幻想吧。人无完人,你可以选择你的生活方式,也可为世界宽容,但想当面被人奉为楷模,又想背后风流,想在政治上潇洒异常,被人景仰,又想浪荡,是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