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泉文 论段义和之祸

段义和,山东齐河人士也,西安交大毕业,仕途顺利,后任济南人大主任,副省级位。公元一九九四年,段于聊城挂职为副书记,时有宾馆貌美女子柳海平,年方十七,段以四十有八年龄与之暧昧,后柳海平得以进仕途,做公务员,且置良产三处,柳之父、妹亦因之皆入仕途。

然段怕影响前程,后意欲与柳分手,柳不从,段随使人于闹市以爆炸物惨烈方式杀之。

明泉叹曰:国者,民之国也;官者,民之首也。为官者,不为民思,不为民益,不为民生,何以为官?以何颜面见家之父老。

感情者,内室之情也;既有情,已为之,纵使时光流逝,纠葛甚多,争吵暴烈,亦可徐图解决;报复行凶,非智者之为也。

司马迁曰:“小人占据高位,精神恍惚”。 段以疏浅之才德,狭邪之心胸,窃取高位,拥权自大,自矜少礼先失陷于情乱之祸,后忧虑于权位之失,利令智昏,断送往情,灭人伦道德于内,置国法民意于外。昔西人英王爱德华为爱,自弃王位;国人吴三桂起兵百万,一怒为情;虽不可仿,世人尚道为有情也。今段者,为护位保官,因一己之利,便行杀人灭口之为,于国家律,于官场理,于旧日情,均不容也。

古云:“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陆机曰:“恢万里而无阂,通亿载而为津。俯殆则于来叶,仰观象乎古人。被金石而德广,流管絃而日新。” 为良官者,实应同行良文也。为官一方,当有情有谊,有胆有识,通达远见,始谈为民。

明泉曰:呜呼,段者,国家之高官也,俸禄甚多,上重之,民育之,奈何与一土匪无异乎?高官,民赐位也,不作为,无功劳,碌碌无为,尚不可谅;况于闹市制造爆炸者乎?段纵死,安能葬于其祖先之陵侧,于宗族宗祠享后代之敬也。此事于民心之损害,其大,其重,其毒,未可估量。段之祸害,可谓倾东海之水无以洗其恶,竭南山之石无以掩其丑。不严惩,无以收民心,不正法,无以清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