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泉 杂谈(三)


每当走到唐人街,那高高在上的四个大字“天下为公”,总让我肃然起敬。

尽管那道理如此简单,但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到“天下为公”,我们走过了太艰难太漫长的路程。

总想起翻译家胡风,和他那庆祝国家节日的神来之笔–“时间开始了。”

那五个字,真是表达出了一个公民对祖国热爱和未来新生活无限的憧憬的神韵。

然而,他的经历,他的一生,真的是让人慨叹命运弄人。

培根说“如果一个人不能把爱集中在一个人身上,他就会将爱施给大众,形成对社会的博爱。”

我觉得这话的前提是,这个人是个善良的有爱心的人。

有人说,看问题要多看到光明一面,这个是对的。

但关键的问题是,如果人类只看到光明一面,从不看到另一面,那就会如一个孩童已经站在狮子大口前,还浑然不知。

有人说,性格决定命运。
也有人说,经历决定了人的心态。

所以我们要健全法律,不然,不同的经历形成了不同人不同的心态,然后无限制的做事,会导致全人类命运的失控。

我们常言一个人在社会上是否懂得处事,其实,懂事与否,是与私心和修养有关的。

如果一个人私心太大,从不知双赢,他或她就永远不会懂事。

从一出生,人讲的很多话似乎都与“我”字有关,所以有无穷的烦恼。

虽然不能做到如佛教修养的“无我”,至少在尘世的纷杂中能有一点超越,哪怕把小我换成大我,把我换成我们,你也会发现你胸怀会开阔很多,很多东西似乎一下就明白了很多。

爱,的确是最神奇的情感。

在爱的面前,语言是苍白的。

唯一能超越生命的东西,那只有—-“真爱”。

肯尼迪说:“无知识的自由是可怕的,无自由的知识是徒劳的”。

我们人类从远古无知的自由时代走到有知的自由时代,走了太辛苦的路程。

鲁迅先生说,“从中国的历史上,我看到的两个字:‘吃人’”。

那么类比你可以发现,从一些不可理喻的人身上,你会发现他们的实质就是“太强的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