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泉 论土地和教育问题


土地,永远是一个国家的大问题,因为土地问题关系到国计民生,关系到社会的和谐与稳定,关系国家的根本。在我国古代,我们曾长期以农为主,忽视其他产业和贸易对社会的作用,忽视商业,重农轻商。 虽然我们今天认为古代轻商是有些问题的,但我们祖先重视农业本身并没有任何问题。而农业和农村问题,在很大问题上,是土地的问题。

在城市居住久的有些人,或有些离农民和农村较远的官员,是不够了解农民的; 这是因为他们不直接接触农村与农业问题。他们拥有资源很多,因此有些人就一直不了解土地对于农民的重要。土地之于农民,就是生死存亡的关系,因为没有土体,农民就一无所有,有了土地,农民就有了定心丸,有了基本的可谋生的手段,就有了生活的安全感。

我们的一切吃喝穿,根源来于农业,没有棉花,谈不上纺织,没有粮食,谈不上酿酒,没有花生,大豆,菜籽,就没有食品油类。没有种植,就没有水果,没有蔬菜,也就没有了一切基本供给。现代工业,饲养业,贸易,第三产业,军事工业都来自农业。 农业、农村和土地提供给我们人类全部的生活用品和资源,所以说农业是根本,是丝毫不为过的。

土地的利润很高,土地的价值最大。也正因如此,任何政府官员,绝对不能急功近利,只顾及眼前利益,不顾及整体利益, 草率的以所谓“招商引资”为名,将很好的耕地毁坏。这样做更重要的危害,是剥夺了农民的唯一财产,这是绝对不可为的事情。

清军入关后, 顺治时,清朝统治者为满足满洲贵族对土地的贪欲,曾下令圈地。圈地虽然规定只圈占近京各州县无主荒地及明朝皇室勋戚的庄田,实际上很多农民土地也被圈占进去。康熙皇帝下令停止圈地,后来又规定,“民间所垦土地,永不许圈”。实际证明,这对于后来国家的长治久安是非常重要的。

土地,必须要高度重视,任何各级当权者在土地问题上必须慎重。在土地问题上,国家不仅仅在立法上,而且在执法上,在土地审批和使用上,依然要采用高度的国家集权管理和宏观总控,而且要让民众时刻监督土地方面的违章问题。任何地方政府,都不应有也不可以有能随便出卖占领农民耕地的权利。

另一个问题是教育问题,一个国家的真正发展,在于人的能力和素质。而作为国家的发展, 如果能培养出高素质的人才,是无比重要的。正因如此,教育问题是涉及国家未来的伟大工程,延误教育,或在教育上急功近利的管理,是贻误子孙万代的,是要成为民族罪人的。

教育机构不是赚钱机器。 尽管工业服务业都要自行赚钱,创造利润,但教育绝对不能如生产企业一样,教育机构绝对不能以从被教育者,即学生身上去获得财产,创造什么利润为目的;技术产业化也只是科学发明和技术真的被应用后,即在企业发生的利润; 任何大学不可以以赚钱为己任,而必须以教育为目的;让被教育者真正成为德才兼备的人才,是一个大学的成就所在。在教育上的投入,其实是最能得到广大人民群众支持的,“穷什么也不能穷教育” 是非常正确的。

任何一级的教育管理者们,从上任的第一天起,就肩负着无比重大的责任。因此,对他们的考察尤其严格,不论法律法规多么健全,人的因素永远不可忽略,尤其是具体执行政策和法律的人。一个大学校长没有端正的思想,就不会有全学校良好的风气,一个地区的教育管理者没有办学的良好理念和端正态度,就会出现区域性的教育问题。教师应该得到尊重;教育必须得到高度重视;教育管理者必须被严格选择并愿意为教育事业尽心竭力,至少要做到思想端正。一个好的大学和教育机构,不是看办公楼有多高,多壮阔,多能创造产值,而是要看教育本身包括教授学术能力,教育能力,教育的正面实力的投入。仅仅把钱用在表现大楼的气派上,或门口的喷泉草坪,墙壁的雕饰,门口的警卫威武程度的面子工程上,并不是真正的重视教育。

教育的重要不仅仅在高等教育,基础的教育也非常重要。 从一个孩子到一定年龄开始,他很大的知识来源于学校。如果他没有机会读书,如果他即使入学,也没有受到应有的教育,他就可能无知或形成对社会的仇恨,这是非常可怕的。美国总统肯尼迪曾说,"如果我们的孩子没有得到他们应得到的教育,那么他们将成为无知的人,然后他们会成为无知的父母…"

不论是对个人修养,对于家庭,还是对于一个国家来说,面子工程都是最害人的,因为那些行为不能真正的解决国计民生的大事情。 面子工程,没有科学之意,徒有哗众取宠之表,任何一个政府官员,如果仅仅是好大喜功的搞了面子工程,那已经有了危害;如果还夹杂跑官卖官,收授贿赂之类的恶行于其中,那就危害巨大了。

“民众之事无小事”,土地问题和教育问题,更是关系国家稳定与子孙千秋万代的大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