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泉随笔 季节之美


是什么进入我似梦非梦的头脑中?
                   ————-俄罗斯诗人 杰尔察文

世界最美之处也许就是给了我们春夏秋冬这四个季节,构成了和谐壮丽的自然变换。细雨朦朦的春:有北返的候鸟和解冻的湖面,萌发的草,早开的花,不经意发现已经成荫的绿,会让你感觉到清新和秀丽,让你感觉生命的力量是如此之大。烈日炎炎的夏:清晨高歌的鸟,盛开的花,电闪雷鸣的天,无风的明亮的天空,让你感觉到那生命的欣欣向荣、旺盛的生命力和生活之美。碧空如洗的秋:天高气爽,云淡风清,空气中弥漫着盛夏遗留的植物的芬芳,真会有一种“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的壮志豪情。冰天雪地的冬:白雪皑皑,呼啸的北风夹杂着雪片,击打到窗棂,或在天晴之时,沉醉于冰雪的王国,你会发现天地万物是如此纯洁,洗涤掉一切肮脏和暇渍,不能不感慨大自然之威力。

人生如这季节,我们都会经历,‘如梦的童年时光,如画的少年时代,如诗的青年岁月,如小说的壮年,如散文的中年和如哲学的老年时期”。 而每个岁月都拥有其特有的神韵和美丽。就如那句如诗的妙语,“谢谢,我就站在这里、站在自己的影子里,透过密密的情思,看你如诗如画的春天,看你如丽如阳的夏天,听你如泣如诉的秋天,看你如飘如舞的冬天,看你花开花落的青春,直到你的微笑在我额头上凝固为不朽的诗章。 ”

岁月无情,但岁月给我们变换,就如匆匆而过的时间才让我们看到了美丽的季节变换。我们看到,我们感受,我们理解,这不正是我们最大的收获么?不也正是这个过程,构成我们生命最美的诗篇么?

也许你慨叹,季节可以回转,而我们的生命的单向和不可逆,但如果我们能精彩度过此生,不也足够了么?正如丘吉尔所说:“我过去的一生中,是如此的瑰丽多彩,尽管有眼泪,有痛苦,有迷茫,有选择,有煎熬,有失意,但也正因如此,才形成我绚烂的无以伦比,精彩绝伦的一生,如果让我重过一次,我怎么能只选择幸福,而放弃痛苦,我怎么能只深刻明晰,而不会有迷茫时刻,我度过此生已经足够,因为让我重过一生,我依然会有也依然愿意有无奈和失意,有那么多选择与困惑,有那么多危险的苦闷中绝路逢生,无论是政治还是情感,这样才能构成我绚烂与瑰丽多彩的充实的生命历程。” 这也许是对生命很好的诠释。

我们忧虑岁月和容颜的老去,实际上,这如季节之美,各个年龄各个时期都有最美的画卷。我们担忧我们因岁月而失去所有,但正是一些的失去才能凸显拥有的可贵,我们经常会忧虑的问“在我白发苍苍时,你依然还会爱我么?”,也许以下这话该是最好的回答 : “与你青春的娇容相比,我更爱你饱经沧桑的容颜!”。

季节之美,生命之韵,岁月匆匆,而能留下的,只是宝贵的人间真情。正如诗的妙语,“身前身后移动着夜的橱窗,不尽头的人影交叠成串,漫漫时光的走廊,…, 高歌狂笑的日子远去,不复是落拓的清桑,你的艺术,你的病体,结为一屏稀有气体,我喜欢。 冬天的雾气好浓啊,难得你千里来梦中一聚,归去的路途也许并不遥远,也许,你已不再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