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泉随笔 为官与品格

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英国 阿克顿

在中国历史上,除了龙的儿子–真龙天子以外,其他人向来被分成两种,一是百姓,一是官员;或者是老爷和奴仆,从来没有平等意义的人。

还有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如果你做了官员,那似乎你的人格也高尚了,大会小会,闪光灯下,能力非凡,品格高尚,万民景仰。我们承认官员的一定能力,他们在治理一方、见识胸怀上,是超过一些没有经受过锻炼的普通人的;但问题是,是不是从他戴上了乌纱帽,他的人格也变的高尚了呢?

历史和现代研究都告诉我们一个道理,那就是人的智商与能力和人的品格与道德是没有直接联系的。“科学如果与邪恶结合,将比无知的邪恶更加可怕”。 正如一个数学家未必是一个好的政治家,一个诗人未必能从事科学一样;做官的能力大小、和他的个人品格,从某种意义上,是毫无关系的。

如果一个人拥有广博的知识,他能够自省,能够自律,那么他就可能在修身养性中使得自己的德行得到升华;但如果他拥有知识,但只做为炫耀的资本,或利用此来达到自己并不高尚的私人目的,显然,谈不上知识对人格有什么实际作用。

实际上,古今中外,财富是个双面刃,权力更是个让人堕落腐败的诱发剂。仅仅靠知识,而不是制度和体系,是无法保证大小官员们不堕落,和保持住或提升他们的灵魂的。 知识、能力挡不住位置升迁和权利膨胀带来的人性的享乐至上、自我约束的放松和品格上的堕落。

一个官员升迁了,似乎他的品格也更高尚了。 如果说,“一个人的能力和他获得权力大小有一定关系” 的说法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化,那盲目认为一个人的能力位置与他的品格与德行有直接关系是毫无道理的。

鲁迅先生说,“我们一定要把名言和名人的话分开,名人可能说出些名言,但名言很多却不是名人说的。” 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类比于此,那就是:“有些官员是有很好的个人品格的,但有些官员却是没有的。” , 所以,我们也可以说,“一个人为官与权位和他的品格与道德是并列和组合关系,而不是从属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