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泉随笔 关于偶像


这是一个媒体泛滥的时代;是一个每天都在制造着大量的文字垃圾的时代;一个集团式拼命包装化妆一个人,把他弄成非人类,面目全非,而达到目的时代;一个靠漫骂就也能四海扬名的时代;一个人们膨胀的审美超过人类的实际极限的时代。


这样的时代中,完全娱乐的商业影片大行其道;古代象皇帝的一样偶像又被抬了出来;而少帅,天王,巨星,这些词汇又是何其耀眼,让人要思考好久才知道,原来
所说的巨星也不过就是个北京倒爷或小岛中出来的浪子,或者前天落魄的流浪汉,只是偶然吼了几嗓子,或演了几个连猴子都能完成的能力的剧目后被包装出来的。

举一个词汇的例子来说,在历史中,我记得“少帅”这个词应该是形容统率千军万马的青年元帅或将领,在百姓于后方安居乐业,炊烟袅袅,家人团聚的时候,他们是在大漠或沼泽,与将士一起,用生命捍卫家园,在薄暮黄昏奋战。

少帅,那是用鲜血和生命才能换得的称呼。 他要胸怀大志,他要靠十年寒窗兵法的学习,靠多年武艺体能的艰苦磨练,他要有悟性,他要献身,他要受到多年家教,国教,他还要从事的是正义事业,他要关心将士,才能赢得这样的一个称呼。

即使如此,当时的社会和将军本人也绝对不会因此就觉得自己可以多么轻视别人,可以多么高高在上,可以多么装做高尚,可以多么毫无廉耻的吹嘘自己,要别人包装自己,希望抬高自己,让人崇拜和神化。

然后历史发展到今天,人类是进步了么? 只要做个什么小头目,就可被称为少帅? 吼了几嗓子,就可以称呼为天王和巨星?演了几个连猴子都能完成的剧目,是不是就可以有此德能让万民崇拜?然后自己也戴着高高在上的面具,做着龌龊不堪的垢行,完成一半圣人一半禽兽的一生?

对高尚道德和行为,对美丽和庄严壮观景色的尊敬和向往,本是人类的本能, 但是,如果因此而登峰造极,演绎成崇拜和神迷,那是人类的堕落和绝对愚昧的体现。


拜和尊敬的,应该只能是一种思想,一个真理;而对人本身,都绝对不应有任何形式的崇拜。崇拜个人本身,就是和专制,独裁,愚昧,这些东西息息相关的,不脱
干系的。世界本没有圣人,所谓圣贤,不过是智慧和自我修养更高一些的人而已,他们有辛酸,他们有弱点,他们有阴暗之处,他们有龌龊之行,只因为,他们本是
人类。

记得一年洪水,看电视上一位领导,拉着老太太的手,但那领导的表情中,让人看到的不是关心,不是发自内心的沉痛,倒似乎更在意闪光
灯,那表情分明是一种高高在上,关心臣民的感觉,我想,他也许更希望的看到的场景不是真正解决了什么问题,而是有他母亲年龄大的老太太匍匐在地,泪流满
面,感激领导大老爷的厚爱和关心。

也许我从小读过的几本书,几卷历史,让我彻底树立了谁也无法撼动的价值观,那就“人人生而平等”。在
“君权神授”的愚昧思维被全民戳穿并反抗之后,再没有任何独裁者敢于公开声称民为草芥。于是人民,和民众的声音再不能被任何统治者所忽略,但距离一个尊重
人价值和生命的时代,依然有遥远的距离。

“权利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 这是一个永恒的真理。如同很多“领导”“天王”“巨星”“少帅”在耀眼的灯光下,很多早已经忘记他祖母在他儿童时代于泥土中为他找个土豆,忘记了他父老乡亲给他的支持,忘记了自己如何被善良的人们的所救助。

叶圣陶说:“人是最容易骄傲的,除非圣人和傻子”。人有点成就,就飘忽忽,是太常见了。无怪乎自己也同样没逃脱此规律的拿破仑在早年说过:“从伟大到可笑相差只有一步”。


信你自己,相信大多数善良的人们,是世界美丽辉煌的创造者和世界进步的推动者,这个世界只有相对能力的人,没有绝对神性的人。
任何一个人,如果他不是真正的品格高尚,而只是把自己描绘成神仙,把自己打扮成圣人,要别人顶礼膜拜,忽略别人的生命,忽略其他人的价值,这样的人,是应该被进步的社会彻
底扫到垃圾堆中,而不是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