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泉随笔 似水年华

工作之余,安静的坐一会,头脑中就浮现出很多往事。人说老年人习惯于回忆,那我就定格为老年人?有时觉得那些事情真的很遥远,因为那是10几年前的大学时代的事,或20年前的我的少年往事,有时又觉得很近,就如在眼前,同一个季节,同一个温度,同一个环境。

我没有亲哥哥弟弟,所以没机会听到“叔叔”这个词,第一次记忆听到“叔叔”这个词,而且给我印象很深是我研究生毕业后到北京找工作,一个高高的好象初中生的男生对我说,“叔叔…”,那年我25岁。

再有10年,我将42岁,想想人生真的很短暂,很宝贵。

记得在北京刚工作时,在开会时,董事长说,“年轻就是资本,你们比我小20几岁,你们可以尽情的笑我没有成功,因为你们年轻。”

但人都将老去,如何在造物主给每个人有限而且基本都是相等的时间内做出不同凡响的业绩,如何让生命更加充实而美丽,也许是很重要的。

记得曹操那句话,叫“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还是那句话,“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贤人圣哲,平民百姓,红颜英雄,都如滚滚长江,在一代代逝去。每个人都定格在他或她的时代。我们习惯说青年人,其实,青年人这个称呼是有前提条件的,比如20年代的青年人,20世纪初的青年人,或公元3世纪的青年人。

我们当代人此刻就生活在这个时代,我们的青春和年少定位在这个时代,这个四位数的最高位从1变成2的的时代附近,在长长的历史直线中,几乎可以忽略的那么短暂的一段。但对我们来说,是我们的全部。

年华如水,似水年华,岁月如飞刀,刀刀催人老,时间是挡不住的,无论如何,抓住今天,憧憬明天,学会宽容地记忆住昨天美好的东西,也许是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