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泉随笔 人在旅途

 
最近总想写一篇这样的文章,只是落笔,觉得很沉重。没人喜欢看沉重的话题,哪怕是真实的。培根爵士说,“真理总是让人不舒服,因为暴露在明亮之处的真理总没有在半明半暗处的假象更让人有联想的空间并感觉舒适。”
 
旅途,这个词就意味着不是一帆风顺;旅途,更重要的是,意味着还不能确定旅者的结局。人们经常说,“一切都是过程,所以不在乎结果如何。”  ,其实真正超脱于其外的人是不多的。 对人生来说, 如果早年辉煌,晚年悲凉,则很少身处其中的人能洒脱的谈一切都是过程, 即使谈,也很少能心平气和,超然之外;最多,是一种无奈,一种安慰而已。
 
在人生中,人在旅途,这一真理常常被我们忽视。很多时候,身处其中的人忘记了生活本身就是一个还不知道结局的旅途。在事业和生活上,人的一生往往象一条曲线,而不是一条直线,更不是一条一直上升的直线。曾记得在公司工作,经常有年轻人做到部门经理或销售骨干,他们这时会自然不自然的透露出一种蔑视群雄的傲气,但当你细心了解,在公司,有很多年龄大但目前看起来似乎并不成功的人,有些在同年龄曾比这些年轻人已拥有更高的位置和取得了更辉煌的销售业绩。
 
经常有洒脱青年,为自己的婚姻和爱情而自豪,这自豪是正常并可以理解的。但只是,我们必须承认,他们是不如那些相儒以沫一生的老年夫妇的婚姻更让人自豪并信服的;一个健康男人或女人,在其最风华正茂或妩媚迷人时,还不足以有那些一方已经是失去魄力、失去事业甚至失去健康的老人在被对方搀扶和照料时更有资历去谈对方对自己爱的深厚与高尚的品格;而所有这一切,都因为,“人在旅途”。
 
人在旅途,有很多真实的故事。一个平常恩爱如常的家庭, 丈夫在一次工作事故中摔成重伤,他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孩子还小。在家庭生活中,一直作为保护者、决策者和支柱的他现在是无法在昏迷中为自己的生命再做出一次最后的决择了。唯一可为他决策的亲人—他的太太, 拒绝了在他的手术单上的签字,而理由很简单,“我还年轻,抢救之后如果活过来,我和他离婚,不好;不离,我不能接受。”
我的一个中学男老师,人很忠厚朴实,有运动员一样的体魄,据说他找到一个好太太,因为她太太人总是温和微笑着,乐观助人,家庭和睦的让人羡慕。在我高中时候,听说一直身体很好的他忽然在40几岁,得了癌症,而后来,听说她太太在拿到他化验单后的第一个行动就是马上从家里搬走,并静静等待他的结局,并在他死去几天后出现于单身派对,开始了寻找自己新的另一半,3个月后结婚了。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读到的一个故事,转引如下,“一位老人是医生。他太太是职业护士。年轻时候据说爱的死去活来,老人晚年得了重病,不能再言语说话了。女人退休在家照顾男人。家里一片祥和气氛。但是,有人几次发现女人喂男人的饭食居然是馊的。以为大意,就提醒。不料,女人回答说,“反正他的舌头不能尝味道,馊不馊的就无所谓了。” , 问者震惊。
 
古人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外人对别人的婚姻和感情是不能深入了解的。但有一点,人和人差别是巨大的,同时,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最了解和深知其中的酸甜苦辣和个中滋味。女人找丈夫,在青年时代,可挑剔其是否英武豪壮,是否能力非凡,是否腰缠万贯,是否对自己体贴入微,是否怜香惜玉,是否接送风雨无阻,是否对自己言听计从,但更重要的是,有一天,女人真的白发苍苍时,容颜不在,是否真的还能有他在你身边,关心照料、恩爱如昔;同样,男人在其事业人生最鼎盛时期,可以去寻找貌美如花,柔情似水,妩媚迷人的女人做太太,但更重要的是,在你落魄窘困,晚年事业失意,或对于大政治家被人炮轰总统府之时,是否还能有她此刻在你身边,不弃不离,柔情关爱,对感情一如既往。
 
人说,“人早年有高风亮节,如晚节不保,则一生损毁;而浪子回头,善终而去,晚年从良,则一生烟花无碍;所以看人只看后半段。”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一切,还因为,人在旅途。 无法否定,过程是重要的。过程和结局都浪漫高雅美丽的人生更让人羡慕。但过程和结局相比,如果能找到一个金子一样心的伴侣,相扶到老,相濡以沫,极重感情,彼此关爱,晚年幸福,善终而去,则这一结局,将超过青年时代关注的任何外貌,任何柔情,所有才华,和所有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