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泉随笔 夜.音乐(一)

 
子夜,还没睡,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很多世界音乐家,清晰而遥远。在历史上,如同其他人类的艺术的创作与发展,音乐也曾多以宗教为题材,并应用于宗教,但音乐家真正的灵感还是来源于生活,服务于生活。

从舒伯特到莫扎特,从巴赫到李斯特,这些天才的音乐家的人生也如乐章,只是很多是悲怆的,让人动容的;但是,是充实的、激昂的。

喜欢历史,但读音乐史,感觉和其他历史不同,那其中充满的是,创造的激情与苦闷、冲动与迷离、燃烧与热烈。如果说诗人是一个自己创作的诗歌意境的巨片导演;那么音乐家无疑可以被看做是用最神奇之笔拨动人类心弦的超级魔法师。

音乐家自己生命创造演绎的,也是一首内涵丰富的乐章,虽然悲壮,但是顽强;虽然偶尔忧郁,但是却充满希望;虽然被击中,但是不会被打倒;贝多芬的那句话,连同他的命运交响曲一样冲越时空,“扼住命运的咽喉,决不向他屈服”。

今天很累,困了,文思枯竭,写不下去了。于是,此文就成了那种刚开头就草草收尾的文章;那就顺应我头脑的自然,放段催眠曲或小夜曲吧,睡吧。我喜欢这个话题,希望忙过这几天后还能有时间、心情和思想来继续这个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