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泉随笔 宗教.艺术.科学

 
本来,据我所受到的教育,我是绝对不可能把这三个词汇联系在一起的。 在我儿童少年时期,宗教给我的印象,后来想起来,一个是佛教,一个是我们本民族的一些满族老人还相信的萨满教。在我印象中,宗教在人们心中是神圣的,但和艺术与科学似乎毫无关系,因为在我的课程中没有什么地方提起过宗教,只记得在政治课本中提到过,“我国实行宗教信仰自由”就带过了。而我儿童少年时期开始认识的艺术领域的东西,应该一个是音乐,一个是图画,要不就是我听到的广播中的儿童故事集和所看过的电影了。我认识的科学当然就是从小学开始一直延续到今天的文化扫盲运动,时至今日,我应该还是在科学的世界中匍匐前进,或者是刚刚看到了科学神圣的大门?
 
这三个概念,真正在我头脑中有一点联系,是看到爱因斯坦的一句话,他说,“科学,艺术和宗教,是一颗树上的三个分支,共同构建了人类的道德基础”。而后,逐渐总结出一些三者的共同之处。 首先,宗教艺术科学都对社会生活影响很大,以至没有人超脱于其外而不受到它们的影响;其次,三者都与人类高级的精神世界和思考活动有关,这些活动反过来又影响人类的日常行为;还有的就是,这些活动都是用文字记录下来,代代相处,并有很多人在前赴后继的传播,发展。
 
在三者中,宗教让人肃然起敬,庄严神圣; 艺术让人觉得轻松惬意,清新高雅;科学让人觉得力量非凡,逻辑严密。而三者又互相影响,互为补充。宗教的很多神圣气氛,自然少不了艺术的参与与烘托,人类很多艺术杰作,都是伴随着宗教而流传下来的;以宗教为题材或为宗教创造的音乐,建筑,绘画数不胜数,甚至超越了描绘人类生活本身的作品;而科学在三者中,在很长时间里,都是起着一种配角角色,因为人们更关注的是大教堂的神圣宏伟,教堂乐律的迭拓起伏;而大部分人不会对建筑的工匠和研究力学的老先生们过于关注。在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很长一段时期,科学是弱小的,几乎不能解释世界中发生的任何问题,于是人们不仅仅是在精神世界,包括物质世界,很多都要求助于宗教,宗教是人类生活的几乎全部。
 
科学的蓬勃发展,是在近代的事情。肯尼迪1962年9月在RICE 大学讲话时对此曾有很生动的描述,他说:“没有人能够完全知道我们走过的有多远,多快。但是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把5万年的人类可记录的历史用50年时间来比喻。那么,在最初的40年里,人们知道的很少,只发展了如何把动物的毛皮披盖在自己身上;然后,大约10年以前,人们从他们的洞穴中走出来并开始构建各种各样的遮蔽物。仅仅在5年以前,人们学会了写字并使用了轮子。仅仅两个月前,印刷技术出现了。在整个我们比喻的50年的人类历史中,蒸汽机提供了一种新的动力,牛顿探索到了引力的意义。上个月,电灯,电话,动力机车,飞机开始被利用。仅仅上周,我们才发现了青霉素,电视和核能。那么,此刻,我们想要在今天子夜抵达到某些宇宙星球上。”
 
当科学的应用与创造对人类生活的影响越来越大,人们的侧重点开始转向了现实。 作为纯粹精神世界的艺术,其内容很多时候开始与科学的题材相联系;与宗教联系的艺术不同,与科学联系的艺术不再显得那么庄严和神圣,而开始变的刺激和梦幻。但不论科学领域如何日新月异,如何一日千里,有些恒古困绕人类的问题依然没能解决。爱因斯坦说:“科学只能解决是什么,而不能解决为什么”。从某种意义上说,小到感情情感的奇妙,中到人类命运偶然必然联系的命题,大到宇宙的来源、存在和走向尚不能完全用科学回答。
 
宗教依然是人类在艰难困苦错综复杂的世界中,在自己顺境或逆境时于精神世界能得到的唯一寄托。在科学的宫殿,人类总是感觉自己力量百倍,超于自己实际能力的强大,而一切的未来要靠自己已有的知识和人类本身已有的创造来实现;而在宗教的殿堂,人类虽然会感觉自身的渺小和自身的弱势,但从心灵深处,却可以得到一种超于常规的,千倍万倍的力量,这种力量伴随人类左右,突然而至,“冥冥之中有神助”。这种精神力量也足以让人感觉神轻气爽,力量倍增。” 在宗教的圣典中,这种庇护的话语无处不在,如圣经中所说:“神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走过青草地,来到可安息的水边,我不怕遭难,因为你的杖,你的杆,都指引我。”
 
在历史上,人类经常谈到宗教对科学的阻碍作用。但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也往往忽视宗教对人类进步的推动作用;宗教让人内心的得以安宁并加强了人内心的道德律;宗教约束了人类的不可爱的本性行为并让人类追求更高尚的行为,宗教用神性而非人性的标准来要求人们,虽不能至,但在加强人的修养和摆脱人性固有的弱点方面,却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宗教也激发人类创造出了璀璨的艺术杰作,让人们把人性的生活,憧憬,幻想融入到这艺术创作中;在某种程度上,宗教让人类在创造中有产生了新的联想的空间,并刺激人类去追求这个空间的东西并把它们实现到实际生活中。
 
看庄子的道教作品《逍遥游》,有时会想,庄子梦想的那“扶摇直上九万里”的“鲲鹏” ,是否已经被现代的飞机和飞船实现,尽管依然没有“鲲鹏”那样自由随意;而那自由翱翔的天使,是不是启发了人类飞天的梦想。“上达于九天,下达于九渊” 让人不能不想到那高翔的飞机和深行的潜艇。
 
从某种程度上讲,正是蓬勃发展的科学,鼎盛繁荣的艺术和庄严神圣的宗教在世界上的和谐存在,才让这个世界有如此神韵,如此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