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思

繁忙,让人平和。
安静,让人舒缓。
 
寂静之中,
静思,
平静,
然后让思绪在静寂中,
下降,累积,沉淀。
 
于是,时间的问题,
开始浮现,
如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一日如一年,
度日如年?

一年如一日,
飞驰而过?
 
俄罗斯文学家杰尔查文说
“有什么忽然进入我梦寐的头脑中”
 
此刻,掠过我头脑中的,
苏轼的,
那流传千古名篇中的经典词句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