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泉随笔 历史的思考(二)

我们的握手跨过了世界上最远的距离——跨过了没有交往的25年。
                       ———周恩来
当我们的手相握时,一个时代结束了,另一个时代开始了。
                       ———尼克松

神像,巍然耸立,那是不朽的丰碑,那是坚定信仰的表达,那是一个民族不变的灵魂。这是在古非洲,这是在古巴比伦,这是在古埃及,这是在古中国,这是在古印度,这是在古雅典,古罗马或斯巴达,这是世界任何地方,我们能见到的共同人文风景。不论是在人类文明起源与历史悠久的国家,还是在新兴的国度。近年,考古学家认为,如果从纯粹的人体美学角度,雅典的男人女人的身体是最健美的,男人的健壮与女人的丰满,从人体的几何比例上说,几乎可以称为完美。 我们不必否定种族和民族之间的身体与其他方面的某种差异,但是,我们是否就该夸张此说并以此为借口来推行人类的私利和改写人类的历史呢?

 

在国外,见到很多国家的人,常常听到这样的话:“啊,他是不错,纯粹日尔曼人的后裔”,“哦,那是爱尔兰的优秀后代”,听了让我不寒而栗,我仿佛看到多年前哲学家尼采的理论和纳粹德国的魂魄又飞回来了。

 

达尔文提出了进化论,多年对大自然物种的考察和思考让他断定,物种是进化的,在大自然中,物种之间生存竞争,适者生存。在人们还笃信于上帝,坚信物种产生就万古不变的时候,这个大胆而可怕的论断让所有人恐慌,于是在贵族的上层聚会中,很多贵夫人责备达尔文说,“我们难道都是猴子进化来的?”

姑且不谈进化论的正确与怀疑,但很快,自然进化论的观点被引入到了社会学中,于是,真正的可怕的思维产生了。民族和全人类的发展,也成了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于是野蛮屠杀同类有了理论根据,战争和毁灭找到了理由和借口。尼采,一个哲学的天才,如闪电般划落,他的聪明和智慧无可厚非,但他的那强者生存的理论却既对人有所提示,但确实不敢苟同。

 

聚集在一起的人群,有共同的信仰,共同的价值,于是在长久的历史繁衍生息中形成了一个个民族,如果早期的人类真的就有着超越世俗的智慧,如果人类能够很早有制止战争和恐怖的意识,也许,不会发生那么多悲剧,也许,世界会是另外的样子。但在短暂的人类历史上,人类没有做到真正的文明,反而摧毁了很多文明。在信仰,背景,习惯,风俗和外貌与肤色不同的情况下,当时强悍的民族开始在心理,智力,觉得自己的信仰才是最好的,自己的意识是最正确的,自己是最发达和先进的,于是,在说服教育和推行信仰无效的情况下,处于私心和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在自己力大一筹时,便开始了野蛮的征服和屠杀,直到对方最后的臣服和被奴役。于是种族优越论产生了,狭隘的民族意识浓烈了。但,难道,人类,一个民族,是不是非要把另外的民族踩于脚下才能凸显自己民族的优越?

 

曾经有一段时间,欧洲的国度争论不休,探讨谁才是最早起源和代表未来发展的的民族。德国人说,我们最严谨,有着思考和哲学的头脑,这个应该代表人类进步的方向和远古人类的启蒙。法国人说,我们很浪漫,懂得生活,而生活才是一切的核心,所以我们是文明的起源并代表着人类的未来发展走向。英国人说,我们的海洋意识浓厚,而且有着严肃的生活态度,应该是人类文明的起源。

 

当真正的民族已经形成,空谈民族融合和虚无的确是不可能的。但是不是就该从此凸显民族的优越,高高在上而鄙视其他民族和全人类,确实是值得探讨的。这如我在前文所言,如果非要比较民族的优劣,那任何民族的杰出人物都灿烂如星河,可能比较的结果恰恰让想证明民族优越论的民族的人们尴尬。

 

文明,应该属于全世界,科学,应该没有国界。而历史上为人类做出贡献的人,不论种族和国家,应该被纪念并是全人类的骄傲。

 

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都在追求光明和美好,正义和真理。但这些东西经常被不同时期的书籍和集团解释和歪曲成不同的意思;一切都以自由为名义出现时,真正的自由就不见了;一切都以正义的面孔显示时,我们就根本无法找寻正义之神的真正所在。

 

当拿破仑进攻俄罗斯高喊“这是奥斯特里兹的太阳”的时候,当希特勒叫嚣“永远消灭波兰”的时候; 当成吉思汗的子孙在中亚进行野蛮屠城的时候;当日本的军舰开入我们的海港的时候;我们知道,人类的种族和民族的偏见,真的是最可怕和最疯狂的,一日不去掉种族的偏见和民族的误解,一日人类就不会真正走向文明和智慧。当南北战争结束后,一个黑人去低身亲吻林肯的鞋子表达感谢,林肯扶起他说,“我绝对不敢担当你如此的谢意,你和我该亲吻的只有公正和全能的上帝,因为我们都是他平等的臣民。”

 

依稀之中,我们还能看到和睦的民族相处的繁华场景,我们似乎还能感受到小马丁.路德.金的万人广场上的高大背影;我们也能理解到民族崛起后的正常的平等的骄傲,我们也依然无法忘怀,宣扬种族优越与歧视造成的罪孽有多么严重和不可宽恕;我们将永远反感那种所谓的“对弱者如剑锋利,对强者如菊花一样柔弱”的奴才哲学。于此,想起那句话,想对多民族的今日世界同理。“泰山不让细壤,才能成其大,河海不择溪流,故能就其深”。我们的世界,如果比为大海和高山,那各个民族和种族就是土壤和溪流。正是各个民族与种族的并存与多样文化的发展,才形成人类并不多的美好而绚烂的历史画卷。

 

鲁迅先生说:“狂妄自大和奴颜卑膝都是人类的本性,没什么可值得骄傲和炫耀的,只有平等对待他人,是素质和修养的体现”。让我们学会尊重每一个人,让我们学会尊重每个个体,让我们学会尊重其他民族和种族,让我们彼此尊重,因为“人和人并没有我们看起来那么不同”。也因为,每个人都值得,并需要被关心和尊重。

 

明泉

2006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