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泉随笔 历史的思考(三)

和平的环境是人类发展的基础。

看到一幅照片,是二战胜利后,但到处是废墟和死者,下面的文字是:“任何胜利者都无法从内心发出喜悦的笑容”。那镜头,那场景,连同人们脸上茫然的神态,真的给人心灵以深深的震撼。"战争与和平",这部托尔斯泰的巨著,气势恢弘, 然而,人类,在现实中,向往和喜欢的无疑是后者—-和平。

人类短暂的历史,就是在炮火与和平中曲折前进。 战争,导致无数人流离失所,无数人在绝望中死去。 战争,这个巨大的怪物与幽灵,始终徘徊在人类的天空。丘吉尔说:“人类文明在向前发展,但却丝毫不见仁慈,反而更加残酷。战争,已经从挥舞大棒和投掷石块的原始群殴,变成了用一种武器顷刻间毁灭一个城市。” 这不能不说是人类的悲哀。
战争的形式不同,性质也不同,有因为个人的冲动与野心发动的战争,为掠夺而进行的战争,有为利益瓜分不均而进行的战争,有为民族利益和冲突而进行的战争,有为意识形态不同而进行的战争,当然,还有古特洛伊为美女而进行的战争,也有侵略与非侵略,正义与非正义战争之说。虽然迥异,但战争的残酷和毁灭的实质却没有任何差别。
因为战争,无数历史壮丽辉煌的建筑被毁灭;因为战争,无数大自然的资源彻底无法恢复和再现;因为战争,人类的研究成果付之一炬;无数无辜的生命骤然消失,无数家庭从此破碎。正因看到或预见了战争的毁灭性与残酷性,从释迦牟尼讲经到耶稣的传教,从儒学的仁爱到道学的无争,从印度甘地的非暴力运动到美国黑人领袖小马丁路德金的和平抗争,人类的智者试图寻找出一条走出战争怪圈的学说和道路。
宁静的田园,繁荣的城镇,和善的微笑,支持的手臂,创造出了绚烂的油画,优雅的礼仪,高雅的音乐和动人的诗篇。人类,只有在和平与稳定中,才能更好的创造发展着文明。在炮火中,看到的只是逃难的身影,人性的罪恶,毁灭的家园,哭泣的脸庞。
伟大的俄国诗人普希金在他的诗歌中,无数次的赞美宁静的幸福,他的一首诗篇中写道:“在静静的傍晚时分,在浓郁覆盖的河边,帐篷总飞出笑语歌声,篝火到处点燃。你们好,幸福的人们,我认识你们的篝火,我愿意随同你们去流浪。明天,朝霞初放时分,你们自由的足迹又将消失,我祝福你们,在恬静的乡村中,过舒适的家庭生活。” 这里所表达的,也许正是全人类善良的人们的共同心愿。
但当和平真的暂停,当战争不可避免,当灾难突然降临,人类的高尚与丑恶就会在一瞬间表现出来,那时候,成就和道德在进行最后的争斗,无私和私欲展开了彻底的拼杀。高尚的灵魂会在这个时候让人震撼,那是人类真正的丰碑,是任何成就都无法比拟的。当一个欧洲的大使,在二战中用自己的笔签署了无数的通行证,让犹太人逃离家园;当柔弱的西方教师,在沦陷于日军的南京城内,刺刀面前,用自己的特殊身份保护一个又一个生命,我们无法不为之感动。
中国古代圣贤说,立功,立业,立德为三个递增的境界。而道德,之所以被人如此推崇,是因为,正是高尚的品格和道德,才是人类和平发展的保护神。而立功和立业,也只有在有德之下才是对全人类有意义的,否则就是无意义的个人私欲和哗众取宠的笑料。
让大多数人幸福和安宁的事业,才是最伟大的事业;而能为世界的真正和平和发展而奉献的人,无论是在宗教界,艺术界和科学界与政治界,无论是公务员,科学家,神职人员或艺术家,都是大写的人。而为满足私人的欲望而发动战争的人,无疑是可怕和可耻的。
当战争真的不可避免的时候,也应该用伤害最小的方式来解决,尊重生命,追求和平,应该成为人类的主旋律。道德,应该成为衡量人类的一个重要尺度。中国古文说:“栖守道德者,寂寞一时,依附权势者,凄凉万古。达人观物外之物,思身后之身,宁受一时之寂寞,毋取万古之凄凉。” 又说:“君子欲无得罪于昭昭,先无得罪于冥冥。”
只有和平,人类才能创造出辉煌的文明,只有和平,我们才能感受到爱的诗篇,美的音乐,体会到人性之美。和平,是人类最美的画卷,人类的生生不息,就在于和平的时光。正如肯尼迪的名言,"我们可以因为战争成为人类的最后一代,也可以制止它,给后代开创一个美好而全新的未来。"和平,将如美丽的天使,必将随着我们的呼唤和有力的行动而降临,并会始终伴随着向往和平的善良的人民。
明泉
2006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