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泉随笔 历史的思考(一)

要写一篇关于历史的思考,希望从多个方面写完,分27个部分,基本思路已经形成,但不知道是否有毅力, 时间和耐心去完成。
这里是为第一部分。
 
我没有机会把我的意思宣布于外,或有所作为,所以外间都不大知道我,如果有人问起我,你就告诉他我现在的实际情形,你知道,我有意振兴中国,但我不能做主,不能如我的志。
                                      ———– (中国.清)光绪帝
     走在华尔街,是狭窄的街道,喧闹的人群和鳞次栉比与直入云霄的大厦。忽然间,光绪帝的那段话清晰的出现在我脑海中,瞬间,历史和现实交相辉映,出现一个叠影,让我想记录下我对历史厚重的思考和希望不被认为是为民族与华夏文明鼓吹的文章。
 
     在我少年时代,看到过一本书,是台湾作家写的,名字就叫《丑陋的中国人》,其中讲了中国人的不团结,民族的很多缺点等等,曾风靡大陆。后来我觉得似乎是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了,于是中国人的特点似乎就这样定型了,适当的反省是对的,但后来太多的贬义词铺天盖地,如“窝里斗”,“勾心斗角”,“工作不努力”“缺乏团队精神”,后来发展到了不可救要。再加上被90年代出入西人写字楼的中国的首席执行官们一添油加醋,金口一传,马上成了真理,于是我们的文化成了没有价值的文化,我们的历史人物似乎都是跳梁小丑,大有似乎这些人物除了勾心斗角,没有其他本事的嫌疑。
 
      这实在让我有兴趣去回顾历史,实在激发了我多年看到历史后的深刻思考,也的确让我无法忍耐而不得不写下此文,这是理性的思考,没有虚无也没有假设,但愿这文章,不被认为是民族虚无,也不被认为是狭隘的爱国的文字和身在他国牢骚的文字。
 
    看西方文明,看西方哲学书籍,看西方管理卷,发现近年西方管理学大讲一个词汇“情感智慧”,细读,发现这情感智慧怎么如此接近我们华夏文明的智谋,如此接近我们极力否定的中国古人的三十六计,孙子兵法。
 
     当撒克逊的后裔采用野蛮的屠杀和血腥的炮火侵入美洲印第安人的家园,当火炮强大的威力推开非洲与中国厚重的大门,其中是无道理可讲的,也谈不上什么文明和自由。难道我们的民族和国家真如现代小资评论的一样,只会在家园中内部倾轧,而不能抵御外族的入侵么?道光皇帝说:“我不想开拓疆土,但至少我不能丢掉的土地给夷人,否则我如何面对列祖列宗。” 光绪皇帝说:“我们对日本的作战不能失败,这决定我们后代的生活。”
 
      真正的文明和自由,绝对不是靠屠杀和强权来进行的,如果非要用此衡量是否优异,那在华夏的历史上,绝对不缺少南征北战的将军,在武将的人物中,我们看到一个个伟大的身影;霍去病,这为年轻的青年将领,带几十万大军和匈奴的决战,在大漠中的战斗,真是圆月弯刀的豪迈;从飞将军李广到抗日名将张自忠,从年轻的将领李克用到明朝大将戚继光,中国似乎从来不缺乏这样的统帅和将军。如果说,要通过谈判和非暴力达到目的,那古老的华夏似乎也早已做过多次这样的尝试,不论是昭君出塞还是尼布楚条约。孙子兵法说:“兵者,死生之地,不可不察也”,又说:“功城为下,攻心为上”。
 
      工业革命发生并英法大革命爆发后,西方从政治制度到科学技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确实落后了,由于我们对工业发明和贸易的不够重视,由于我们对国家海权认识不够,我们还停留在一种安宁和谐的过去生活中,但有一点可以讲,这绝对不是由于这个民族的智慧不够,绝对不是因为这个民族除了内部争斗而没有其他能力,绝对不是因为我们古人的智慧有什么问题。
 
      从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到大卫.李嘉图的<经济学>.我们确实没有如西方一样,去认识和理解贸易对一个国家富强的重要性,没有用武力和暴力去开拓别国疆土,没有试图用自己的儒家思想去传教世界,我们没有大喊“强权就是真理”并身体力行,于是我们落伍了。于是中国人成了劳动力,不够强壮的身躯成了“东亚病夫”的代名词。于是我们的智慧也被贬低了,古代的文明衰败了,古代文明和文化也从此扣上了无数缺点和错误的帽子。
      翻开我们的文集,我们能看到的是先秦文学的百家争鸣,秦汉文学的史诗图画,两晋文学的寓意深远,南北朝文学的狂放不羁,隋文学的艳丽绚烂,大唐文学的鼎盛繁荣,两宋文学的飘逸俊美,元明文学的浩瀚博大,清文学的深邃启蒙,一切会尽收眼底。梁启超说:“立乎今日,以指畴昔,唐虞三代,若何之郅治;秦皇汉武,若何之雄杰,汉唐来之文学,若何之隆盛;康乾间之武功,若何之烜赫;历史家所铺叙,词章家所讴歌,何一非我国民少年时代良辰美景赏心乐事之陈迹哉。”。
 
      中国人在近代落后了,我们没有注重海权,我们不知道浩瀚的大海那边发生的故事。尽管我们有郑和下西洋的历史,但那已经远远不及张骞出使西域那样领先世界。最主要,我们的思维落后了。之后,麦哲伦开始他环绕地球的航行,哥伦布开始了他海洋上的梦想印度王国之旅,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船只已经登陆了美洲大陆,但我们还浑然不知,无际的疆土,广大的农田和彪悍的陆地骑兵让我们相信,我们依然是世界第一的帝国。
     
      当美国,这个新兴的国家已经建立,当独立宣言已经发表,当欧洲在掀起一轮又一轮的革命和技术革新,我们依然在缓慢的前行。尽管如此, 庞大的帝国还是不能够轻视。但我们的贸易落后了,我们的海军落后了,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思维落后了。
 
     但我们真的会如印第安人一样悲惨的减少和被驱逐到保留地?或如罗马帝国和大食帝国一样从此疆土不在?清醒的中国人立刻有所醒悟,从师夷之技到北洋水师,从变法唯新到走向共和,显然,华夏后裔正在寻找图强之路和彼此的差距,不论经受多少亵渎和侮辱,不论历经多少战火和不幸,但我们没有消亡,没有崩溃。我们依然繁衍在祖先的土地上,我们依然保持着世界最多的人口,我们依然保留着我们的文化和文字,我们依然可以做为世界一极而屹立。
 
     这绝对不是民族的虚无,也不是野心的暴露,只是一个民族作为平等一级渴望得到的生存权,发展权和发言权一种表现。我们不鄙视别人,不反对其他宗教,但我们坚决要捍卫自己的土地,文化和文明与信仰。
 
     我们能看到从华盛顿到林肯,威尔逊,罗斯福,肯尼迪的矫健身影,也能感受到教皇与丘吉尔的勃勃生机,但我们不能逃离开秦皇汉武炯炯目光,不能忘记唐宗宋祖的丰功功绩,不能忘记儒法百家的思想精华,和康熙乾隆的鼎盛辉煌,和孙中山先生走向共和和振兴国家的讲演。
 
      一个西方政治家出于自己的国家利益在二战结束后说:“我们要派几艘军舰到中国长江去,实行武力的报复”,中国的一个有着浪漫诗人气质的百万大军的统帅回复说:“你报复什么?长江是中国的内河?你们有什么权利把军舰开到中国的内河?” 姑且不谈意识形态之争,这里的民族利益是不可否定的,这个时候谈民族虚无,是真的不可能的。
 
      正视自己的缺点,才能进步。西方的文明我们必须承认;西方的发展和工业化,我们必须认可;西方人的细节的社会公德我们必须学习;西方的科学我们必须高度重视;否则,我们就不能进步。
 
      但所以这一切,绝对不代表着奴颜卑膝,绝对不代表否定我们的一切传统和文化,绝对不代表着提起我们的历史就是封建和古董,绝对不代表着看我们的古人都是在耍雕虫小计,绝对不代表西方电视出现的中国人就该是脸黄瘦弱,身单力薄。绝对不代表着否定我们现在中国人的智慧和文明,绝对不代表着我们的缺点就是无边无际,绝对不代表现在工业化就是道德的代名词,绝对不代表着我们就可以妄自菲薄,哀叹失落,瞧不起自己的民族和血统。
 
     写了冗长的文章,就此止笔,是为第一部分。

 

明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