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我的母亲

 To my mother,who gave me a love of life.
And to the memory of my grandfather, who taught me to look up to people others looked down on because we’re not so different after all.
——–Bill Clinton

明泉

母亲刚刚度过她的生日,我很想为她写一点东西。这个春天,我曾为去世的父亲的写了篇文章,就一直想为健在的母亲也写一点文字,母亲,永远都是最值得歌颂的,如果说,父亲的爱是山,那母亲的爱就是涓涓细流,尽管无法比较其中的差别,但写父亲,也许我更能表达好。在某种程度,写给母亲,却是我笨拙的笔所无法表达的。也正是出于这个因素,我才一直不敢提笔,因为我担心,我的笔是无法表达母亲对我们的奉献和无私的爱。一个大哲学家说,你的好的想法,要及时告诉对方,不要压在心底,比如你的爱,你的感激和你致谢,不要羞于表达或懒于表达,造成了遗憾。出于此,还是先写下一点点文字,只是表达我内心对她的爱。

2004年8月,在我出国的那个下午,母亲送我到机场,那几天我感冒,身体不太好,有点发烧,是下午一点的飞机,母亲一直微笑着,父亲去世,我又要远行,我有点伤感,而她一直安慰我说,没什么,不用担心我,我很好,你好好在外面注意身体。而且说,一会你进安检,我就不和你说话了。看着我,充满了慈爱的目光,到我走进安检口,她不能进去了,她在很远,忽然叫了声我的乳名,说了句:“这孩子,身体还没好,真走了,真走了,旅途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回头,看她的白发,站在那里,向我挥手,一瞬间,泪水模糊双眼,无法止住。

坚强,是母亲和父亲一样的品格,为别人着想,是他们共同的性格特征。而微笑,则是记忆中母亲一直对我们的神态。也是我记忆中母亲最常见的样子。父亲生病,先是癌症,后是脑血栓,偏瘫不能动,那时我们都在工作和上学,坚强的母亲一直是在一个人照料,照顾这样的病人是很累的,但母亲一直很顽强,从没说过劳累。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和父亲一样,在父亲生病后,一直安慰我们,一直用微笑淡化我们的忧伤,怕我们过于伤感和不安心工作和学习。在父亲去世那天,母亲还是在安慰刚回来而悲痛的我们,说,父亲走的很安详,很平和,走了,也少受到病魔的痛苦。但在父亲出殡的时候,母亲站在那里,就在车开走的一瞬间,母亲忽然倒在大姐的怀里,泪如雨下,哭了出来,那泪水,遏止了很久很久,多年的情感,父亲生病几年的怕我们伤感而对自己情感的克制,在一瞬间爆发了。我无法知道她那时的心情,我只知道,她的真实感情,对父亲的感情,那是一种无法描述的深厚的爱情与亲情的凝结。

母亲是个音乐教师,我还记得我只有5岁的时候,她带我去学校,有时我也会在教室后面乖乖的坐着,她在歌唱,她在弹琴并带学生唱歌,我记得,她很美丽,学生们都很喜欢她,我不记得具体的歌曲,只记得那歌曲很悠扬,似乎总能把我带到一个很美丽的童话王国,飘渺绚烂,如梦如幻,就如我当时看的的“小人书”中的世界,让我想起白雪公主和小矮人,那也是我第一次无理性的用儿童之心体会的音乐的美。我记得她熟练的弹奏,然后就是美丽的乐音。母亲的朋友们说,你妈妈年轻时候被沈阳文工团要走了,后来没有去。听了颇觉得遗憾,母亲一次说到,笑说,哦,我喜欢做教师,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去那里,就遇不到你爸爸了,而且没有你们,所以还是不去好。

如果说,父亲对我们子女是培养我们的坚强意志和大方向,而且用理性的语言和道理来教育;那母亲的教育则是涓涓细流,培养了我们浓厚的兴趣和对生活的热爱,当我后来阅读普希金的诗歌时,我似乎总能想起她的琴声和刺绣。我记得在桌子上有四个梨的时候,她会笑着和我说,拿最小的还是拿最大的?你可是最小的孩子,最小的孩子应该吃最小的梨。母亲爱好很多,而且都做的很好,我还记得她养了很多花,这个爱好直到现在,那花开的很绚烂,我很小就能记得很多花的名字,月季,君子兰,仙人剑。她喜欢绣花,我还记得我小的时候看她绣花,我还记得两条金鱼,活灵活现,下面还有水草。那时我喜欢画画,经常看到她刺绣的东西,就照着画,经常画的四不象,她看了,总会摸摸我的头,鼓励一番,让我很是有信心。

母亲和父亲一样,喜欢讲故事给我们听,而且强调要坚强和独立,看问题要豁达和大度。对于姐姐们的教育,她更是投入了大量的心血。对于我们走到五湖四海,她没有半点私心,有朋友说,你把子女都放那么远,都不在身边,她会说,哦,还是走远了好,见识广阔,才能有发展,孩子怎么能守在自己身边?

出国一年多了,经常梦见母亲,那慈祥的笑容,微笑的神态。感谢母亲,给我生命;感谢母亲,给了我生活的爱;感谢母亲,教育培养了我,让我有健康理性的人格;感谢母亲,让我热爱生活,珍惜自然;感谢母亲,激发我阅读的热情和对诗歌的热爱;感谢母亲,无私的奉献和爱的教育。

这文章,写的很杂乱,不能尽述母亲的品格和爱,但我的感情是真挚的,只当儿子献给母亲生日的一篇小小的拙笔,于我内心献给我深爱的母亲。